深南股份扣非连亏4年搭央企突围 周世平10亿加杠杆浮亏2.6

2019-10-22 08:41:26

经过5年的纵向和横向资本市场,经过几次考验,周世平试图通过接纳中央企业来突破。

周世平曾经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知名人物,由他创立的红岭风险投资引领着他的同行。2015年7月,周世平通过股份转让对深南股份(002417.sz)(现称三元da)投资3.96亿元,随后通过多次持股成功控制公司。当时,市场曾解读周世平试图借壳上市红菱风险投资。

然而,深南的股票已经换了4年的所有者,他们的经营业绩变得很糟糕。他们陷入了一年盈利一年亏损的循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扣除)已经损失4年。在过去的四年里,公司没有支付任何现金股息。

该公司经营业绩不佳,周世平的生活也很艰难。它的左手承诺右手增加持股。然而,随着二级市场股价的调整,周世平高比例质押的风险随之而来。今年6月10日和11日,周世平的股票被迫清算了两次。

在危险时刻,周世平在许多方面都有所突破。今年5月,深南公司宣布将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进入特种军事装备制造领域,收购威海怡和100%的股权。今年9月3日,公司还宣布与中国新兴运输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物流)签署意向书,增加中国新兴能源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能源)的资本。一旦增资完成,深南股份将由中央企业持有。

深南股价在半个月内上涨了70%,随后赶上了中央企业的快车。关闭周世平头寸的风险暂时得到缓解。然而,重组仍悬而未决,深南股票资金短缺。周世平真的安全吗?

上半年又输了

深南股票亏损严重。

今年上半年,深南实现营业收入9960.2万元,同比增长130.45%。净利润(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下同)-601.47万元,同比-2388.82万元,同比下降1787.55万元,下降74.82%。非净利润为-574.29万元,比去年同期-2366.4万元增长75.67%。

今年上半年,深南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为38.60%和0.46%,而去年同期分别为46.75%和-55.11%。虽然毛利率大幅下降,但净利率成为正式成员。

然而,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并不好。上半年,公司净营业现金流为-4400万元,同比净流入1500万元,减少5900万元,降幅396.32%。

这不是深南的第一次亏损,而是它的正常运营。

深南股份,原名三元达,于2010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起初,公司主要从事无线通信网络优化技术的研发和产品的生产、销售和服务,即2g、3g移动通信、数字电视等无线网络优化覆盖设备,拥有从组件、模块到整机和嵌入式软件的自主知识产权。然而,其经营业绩并不令人满意,2013年和2014年亏损两年。

2015年,在退市危机下,前股东黄国英、郑文海、黄海凤和林大春将其3600万股转让给周世平,持有13.33%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

上任后,周世平为推动公司转型做出了巨大努力,并对重大资产重组、资产收购等事项做出了诸多计划,但转型之路仍然十分艰难。直到去年,公司才以1.28亿元的交易价格完成了对广州明诚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明诚)51%的收购。因此,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改为大数据信息服务,并更名为深南股份。

总的来说,深南股份的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4.79亿元缩水至2015年至2018年的4年间的1.82亿元。这四年,净利润分别为2937.67万元,-1.05亿元,776.18万元,-4906.78万元,盈亏交替。非净利润为-1.13亿元,-1.11亿元,-5614.8万元,-3484.16万元,连续四年亏损。

连续并购投资的突破

陷入转型的深南股份正试图通过大规模并购实现突破。

周世平是红菱风险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曾因大订单模式而受到市场的密切关注。在互联网金融迅猛发展之际,周世平成功赢得深南股份的壳资源。市场一直期待周世平为红菱风险投资借壳上市铺平道路。

周世平似乎有这样一个计划。收购深南股份后,深南承诺剥离其原有亏损严重的通信业务,并拓展其金融业务。然而,重组红菱风险投资的愿望尚未实现。2017年8月,深南证券公司在回答深交所的询问时明确表示,该公司计划明年没有与红菱风险投资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计划或安排,并承诺未来两个月不计划任何重大资产重组。

如果红菱风险投资不能成立,原有的传统亏损业务将不得不剥离,深南股份只能独立发展。唯一的办法是扩展并购。

去年6月,深南的股份价值1.28亿元人民币,购买了广州明诚51%的股份。今年9月11日,该公司又斥资9000万元购买了其30%的股份。

今年7月,该公司宣布以1000万元的价格收购深圳益谦贷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6.33%的股份,增加了其金融业务。

备受关注的是,今年5月15日,深南股份有限公司发起重大资产重组,计划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威海怡和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威海怡和)100%的股份。后者的主要业务是军事后勤支援装备和武器装备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和技术支援服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进入特种军事装备制造领域。由于公司缺乏资金,收购还需要相应的资金筹集。

目前,调整和评估工作仍在进行中。根据该公司已经披露的信息,截至去年年底,威海怡和的总资产为4.93亿元,净资产为1.32亿元。去年的营业收入为4.09亿元,总资产和营业收入均超过深南股份。交易对手承诺威海怡和2019年至2021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00万元、5500万元和6500万元。

显然,如果此次重组成功,威海怡和成功履行其业绩承诺,深南的经营状况将会大大改善。

此外,周世平还计划参与中央企业改革。今年9月3日晚,深南集团宣布已与新兴物流签署意向书,增加新兴物流全资子公司新兴能源的资本。后者计划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招募投资者,总持股比例达到70%。

周世平的危险与机遇

杠杆安排给仍承受巨大压力的周世平带来了沉重负担。

2015年7月,周世平投资3.96亿元人民币收购深南股份。此后,该公司频繁增持二级市场,通过融资融券、信托计划、红菱控股等多种账户增持。截至今年5月,周世平直接或间接持有深南31.51%的股份。

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上述增持和股权转让共耗费周世平10多亿元。

这些基金不是周世平自己拥有的,而是通过融资获得的,包括融资融券和信托计划。此外,周世平还采取左手质押和右手增资的方式增加股权。

公告显示,早在2016年7月,周世平就以股权质押的形式进行融资。当时,其3600万股全部被质押。自那以后,周世平一直在增加其持有量和认捐额。截至今年6月底,周世平直接持有的股票质押率接近60%。此外,红菱控股的部分股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

因为当周世平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时,深南股份的股价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例如,在2016年7月首次做出承诺时,该公司的股价约为每股16元。从那以后,股价一直在下跌,今年8月15日达到每股最低5.15元,最高跌幅接近70%。

毫无疑问,由于杠杆作用导致的股价深度调整,周世平平仓的风险不小。果然,今年6月10日和11日,其297.4万股和304.2万股被停牌。

由于缺乏资金,为了应对危机,周世平也积极减持深南股份。今年5月22日,红菱控股减持了540万股。9月16日和17日,周世平直接实施了两次削减行动。包括被动减持在内,周世平套现1.0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9月16日和17日的降价是在该公司宣布有意参与央企混合改革后实施的,股价在半个月内飙升了70%。在降价时,股票价格已经大幅上涨。

拉高股价以减少现金,周世平的清算风险似乎暂时得到了缓解。但迄今为止,周世平通过红菱控股直接持有深南4803.46万股和2562.87万股。根据9月20日每股10.09元的收盘价,市值约为7.4亿元。与10亿元的主要成本相比,它已经损失了2.6亿元,仍然处于危机之中。

周世平红岭控股公司表现不佳。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51万元,净利润2661万元。

当然,周世平仍然有机会。毕竟,一旦重组成功,至少清算风险将完全消除。如何抓住上市平台的机遇是对周世平的严峻考验。

(编辑:赵金波)